|Tovery留言板| |版主主頁| |版主管理| |免費申請| |功能特色| |虛擬主機|  

祇樹給孤獨園林

歡迎光臨給孤獨園林。 請各位到此一遊的訪客切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也不可觸犯法律,否則後果請自負。 《吉祥經》有云:「適時論法義,此謂真吉祥」。希望大家善用留言板的功能,認真、理性、誠實的探討法義,增長彼此的智慧,此謂功德無量。


因為有瘋狂偏執的愚痴網友在留言板上作亂,因悲憫他(她)的惡行,不使他(她)增加惡業,故而不得已暫時關閉留言板,懇請愛護本網站的法友見諒,並繼續給予支持及鼓勵。



新增留言 | 搜尋留言


留言作者/內容〈602〉

《良馬禪與野馬禪》

《良馬禪與野馬禪》

本經與《雜阿含經》第926經、巴利語聖典《增支部》第11經第9篇《Saddhasuttaṃ》等經文的內容完全相同。

    本經是禪修時至為重要的指南針,也是正法中的瑰寶。

    本經中的大迦旃延比丘並非佛陀十大弟子中被譽為「議論第一」的摩訶迦旃延尊者,而是另有其人。

    本經的重點可整理出以下兩點:

一、想要進入佛教的正定,首要之務必須先滌清五蓋,若不離五蓋而修禪,就是修「慘」,猶如佛陀在本經中所說的野馬禪。

二、禪修時剛開始都會依止一個所緣(業處),然而佛陀在本經中提出了一種「無所依止禪」,提醒我們對於所緣或業處都不應依止,也就是不應心生貪愛、執著、陷溺、沉迷、緊盯。因為所緣、業處或禪境都是因緣法,不脫無常、苦、無我,都是短暫因緣聚合的現象,終將敗壞消滅,若對業處、所緣及禪境緣生出貪愛、執著、黏著、陷溺、緊盯,便是愚痴,仍不離五蓋的範疇。

選譯自《別譯雜阿含經》第151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6/5農曆閏四月十四日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55.htm

joe21799   Hidden:   2020/6/5 下午 02:00:38 ()

留言作者/內容〈601〉

《阿姜曼的修行之道》第二章/鍛煉心

《阿姜曼的修行之道》

第二章/鍛煉心

感謝釋傳法法師辛苦鼎力協助校訂,誠摯祝福他健康、平安,於四事供養及解脫修行道上一切順利🙏🙂。

http://www.charity.idv.tw/p/p2.htm

joe21799   Hidden:   2020/5/29 下午 09:23:11 ()

留言作者/內容〈600〉

《七十七種觀智經》

《七十七種觀智經》
    本經與巴利語聖典《相應部》第12經第34篇《Dutiyañāṇavatthusuttaṃ》的內容完全相同。

    佛教的修行方法大體上可粗略區分為「止」與「觀」兩大法門。「止」在概略上說就是「正念」與「禪定」,而「觀」則是站在「止」的基礎上向五蘊身心去「內觀」,而由「內觀」所得的智見就是「觀智」,這是一種屬於解脫煩惱層次的領悟或覺悟,大不同於世俗的知識、概念、理論、技藝、學問或聰明。

    佛陀在本經中教導我們具體內觀的法門,這個法門稱作「七十七種觀智」。也就是以四聖諦的正見及過去、現在、未來等三個時間軸去如實觀照十二因緣生死流轉每一個階段的因果現象,比如說照見過去、現在、未來的「老死」即是「苦」,而因為有過去、現在、未來的「生」才緣生出過去、現在、未來的「老死」,如果沒有過去、現在、未來的「生」便不會緣生出過去、現在、未來的「老死」。

    然後如實照見三世「十二因緣」因果相續的無常、因緣聚合、終將敗壞變異等生滅現象,不應對其心生貪愛、依戀、執著、耽溺,應離貪斷愛,也就是如實觀照與覺悟三世十二因緣的「集」、「滅」、「味」、「患」、「離」,以上便是「法住智」,又稱之為「七十七種觀智」。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357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5/14農曆四月二十二日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54.htm

joe21799   Hidden:   2020/5/14 下午 04:03:39 ()

留言作者/內容〈599〉

《執著經》

《執著經》

本經與巴利語聖典《相應部》第22經第8篇《Dutiya-upādāparitassanāsuttaṃ》的內容完全相同。

本經為「法」之明珠,散發著璀璨亮麗的智慧之光。本經也是佛陀教導我們在禪修時如何內觀的具體指南,也就是當我們在修「止」的同時,以四聖諦去如實「觀」照我們到底執著的是什麼(苦諦)?執著因何而生(苦集諦)?應領悟能擺脫執著便是「樂」(苦滅諦),該如何擺脫執著執著(苦滅道諦)?

本經中,佛陀說對於色、受、想、行、識等五蘊的生起、消滅、貪愛染著、耽溺、後患,應該及如何擺脫對『色』的貪愛執著,都不能如實明白與領會其真諦實相,並不限於自己的五蘊,也包括他人的五蘊,或對於事情、物品等都包含在內。

舉例來說,當子女沒有那麼體貼父母,或子女在遠方不能與父母同住,甚或子女給父母臉色看,又或者子女發生意外或不幸夭折,父母的心都會受傷或擔憂,這個「傷」及「憂」便是因執著而生的苦,因為對子女有期待(貪愛),認為子女是自己的財產(我、我所)。

如果自己的另一半曾劈腿,就算事後原諒對方,也很容易變得多疑,很可能會常去偷查看對方的手機與電子郵件,這都是因此人太在意對方,有佔有慾(愛欲、貪愛),認定對方是自己的配偶或情人(我、我所),因過於在意對方而受過傷(執著),因已陷入執著而變得多疑。

以上,就是《四十二章經》所云:「人從愛欲生憂,從憂生怖;若離於愛,何憂何怖?」。經中的「憂」便是本經的「恐懼」、「擔憂」。

佛陀在《四十二章經》中還舉了一個例子:有一對熱戀中的少男少女,他們約好某日某時見面,到了時間,少女依約準時出現,卻不見少男的身影,少女因對方的遲到而心生惱怒,隨口唱了一段當時的流行歌曲,歌詞內容大意如下:「愛情啊,愛情,我早已看破你的真面目,你是因我的意識所生,而意識又是因我的思想所生,所以如果我要消除情感煩惱,很簡單,只要不去一直想著對方,不去胡思亂想,不去想入非非,那麼對方便不在我心中,只要我不執著,就不會變成情感煩惱的奴隸了。」

正巧,佛陀從這名少女的身旁經過,聽到了少女所唱的歌,便轉身對身旁的比丘說道:「你們聽好!並牢記在心裡!這名少女現在所唱的歌,其歌詞內容正是上一尊迦葉佛所說過的偈語,沒想到現在竟然變成通俗的流行歌曲。」

佛陀因為少女所唱的歌,說道:「人從愛欲而生憂慮及煩惱,從憂慮及煩惱而衍生出恐懼。只要不生執著,自然無憂無慮沒煩惱,也就不用去擔心害怕還會失去什麼。」

佛陀又重述了上一尊迦葉佛曾說過的一段偈語:「欲生於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靜,非色亦非行。」

在衛塞節的今天,願以譯介此經與人神分享來緬懷佛陀的恩德。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44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5/6農曆四月初七衛塞節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m/m28.htm

joe21799   Hidden:   2020/5/6 下午 01:13:43 ()

留言作者/內容〈598〉

發願

以下是我多年前發表過的文章,再次回鍋與大家分享如下。

我曾看過一種說法,對於不曾得到過去佛授記的人,如果他們在這一期佛法中很認真修行而未能證悟涅槃,很可能是因為他們的波羅蜜還不成熟,或曾經發願要在未來彌勒佛或其它佛的教化期中解脫生死輪迴(samsara)。

例如:有兩千位普通阿羅漢比丘尼與耶輸陀羅都在同一天入般涅槃。她們在燃燈佛的時代,曾一起發願要在我們釋迦牟尼佛的教化期中解脫生死輪迴。雖然要達到一般普通的阿羅漢果,並不需要累積長達四阿僧祇與十萬大劫那麼長久時間的波羅蜜,但由於她們發的願,從燃燈佛到釋迦牟尼佛這段期間,她們都還一直在生死輪迴當中不斷生死流轉。

如果,以上的記載是正確並符合正見,那麼,可以肯定「發願」這件事對於一個修行人來說似乎有著決定性的關鍵影響。換言之,一個本來早就可以解脫的修行人,很可能因為他過去曾經發過的其他「願」還未實現,以致變成了他自己解脫道上的桎梏與枷鎖,讓他無法解脫。

進一步說,一個修行人,很可能他的波羅蜜已經雄厚強大到早就可以解脫輪迴,但他可能是發願成上首大弟子、辟支佛、或佛,或要親眼見到未來的佛,以致他遲遲無法解脫,雖然他的修行早足已可令他解脫。

還有一個例子似乎也可以佐證這樣一個觀點,那就是近代的阿羅漢阿姜曼,他過去前生曾發願成佛,但後來他改變了這樣的願,所以今生可成就阿羅漢。

再一個例子,也是《阿姜曼正傳》裡的一位近代聖者阿姜索,他以宿命通憶起自己在過去遙遠的前生曾發願要成為辟支佛,但後來因禪修方面的精進,使他憶起過去長久以來的決心與願力,反而成為他今生解脫的阻礙。前生的願力與誓言很明顯已成為他今生體證解脫涅槃的絆腳石。因此,他放棄了他前生所發的願,並在今生成為阿羅漢。

joe21799   Hidden:   2020/5/3 下午 05:29:10 ()

留言作者/內容〈597〉

《無明我見經》

《無明我見經》

本經的內容與北傳《律典》的《摩訶僧祇律》及巴利語聖典《相應部》第22經第81篇的《Pālileyyasuttaṃ》等經文的內容完全相同。

本經中有一段提到:「愚癡無聞凡夫於色見是我;若見我者,是名為行。」。而上揭「若見我者,是名為行。」的「行」,依據菩提尊者的註解是「由條件所開始的」(conditioned origination),並不是「由意志所形成的身口意等行為」(the action of volitional formation)。換言之,並不是指五蘊中的「行蘊」。善哉!菩提尊者的註解是正解,也就說,該段的「行」,是指「因緣法」、「緣起法」、「有為法」,也唯有如此解釋,全篇經文內容才能相通、前後一貫,而不會出現矛盾。

本經是一篇極其珍貴的經文,經中佛陀提到,唯有勤修「三十七菩提分」,觀照五蘊為無常法、有為法、緣起法,也就是照見五蘊無我、無我所,便是速證解脫涅槃的捷徑。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57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4/29農曆四月初七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52.htm

joe21799   Hidden:   2020/4/29 下午 02:17:46 ()

留言作者/內容〈596〉

《我見經》

《我見經》

本經與巴利語聖典《相應部》S22.47第47經《Samanupassanāsuttaṃ》的內容完全相同。

本經極其珍貴,是世尊圓寂之後遺留下的「法身舍利」,在此公開給具善根及慧根的諸法友與諸神見聞頂禮。

佛陀在本經中說得非常清楚,凡夫的「我見」(又稱「身見」或「薩迦耶見」)都圍繞著五取蘊打轉,五取蘊中的每一蘊都可以緣生出四種「我見」,總體可歸納出二十種「我見」。

凡夫因為「我見」而緣生出「有我」與「我所」的分別執念,因「我見」的執念又緣生出下一生新的六根,當六根接觸六境而緣生出六識,「無明」便在六識中緣生起,接著又因「無明」相續緣生出人我分別的顛倒妄想,於是在與他人互動時便產生了驕傲自大、自卑、競爭嫉妒等心理,在在都從「自我中心」的立場去認知世界,處處都從「自我中心」的角度去看人看事。
而多聞聖弟子的六根接觸六境一樣會緣生六識,但他們跟凡夫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能厭離無明,能生明覺(正知、正見),因此他們與人互動時,不會有驕傲自大、自卑、競爭嫉妒等心理,不會從「自我中心」的立場去認知世界,也不會從「自我中心」的角度去看人看事,他們此後的人生都將活在「明覺」(正知、正見)與「正念」當中。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63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4/14農曆三月二十二日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51.htm

joe21799   Hidden:   2020/4/14 下午 02:22:26 ()

留言作者/內容〈595〉

《識蘊種子喻經》

《識蘊種子喻經》

本經與巴利語聖典《相應部》第22經第54篇《Bījasuttaṃ》的內容完全相同。

本經極其珍貴無價。本經的重點如下:

一、佛陀在本經中用種子來做比喻。佛陀將埋藏於「色」、「受」、「想」、「行」等四蘊中的「識」比喻成種子,這種子若要生長、發芽、茁壯,就必須有諸因緣的配合,例如土壤、雨水等。佛陀在本經中將其他「色」、「受」、「想」、「行」等四蘊比喻成滋養「識」這顆種子的土壤,又將「識」對「色」、「受」、「想」、「行」等四蘊所緣生出的「喜貪」、「攀緣」與「執取」比喻成助長種子生長、發芽、茁壯的水分。

二、如果換成十二因緣法則,「受」、「想」、「行」等三蘊就是「名」,與「色」合稱之為「名色」。而「名色」與「識」彼此互為因緣,相輔相成。也就是說,「識」無法離開「名色」而獨立自由存在、來去或生長茁壯。反之,「名色」亦是如此。

三、凡夫都將五蘊中的「識」說成「神識」,貪愛執著認定為「識」就是「靈魂」、「我」、「自性」、「去後來先作主人翁的第八阿賴耶識」,就是生死輪迴的主體,就是承受善惡業報的主人,…,然而在本經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佛陀對「識」的解析與以上的見解完全風馬牛不相及,佛陀在本經中說得非常清楚,假設有人說「識」離開「色」、「受」、「想」、「行」等四蘊,還可以獨立自由若來、若去、若住、若生長者,這種人講的話就肯定是虛妄不實的言論,此人一旦被人繼續追問、挑戰、質疑,他就一定會答非所問或胡說八道,徒生自己與他人的迷惑,因為那不是他能經驗得到的事。足可證知以上有關「識」就是「靈魂」、「我」、「自性」「阿賴耶識」等等的見解(見取)都是「我見」、「身見」、「薩加耶見」等邪見。

四、由本經中佛陀的開示可得知,佛教的修行重點與關鍵就是四個字—「離貪斷愛」。由此可知,凡夫與聖者的差別就在此。因為凡夫的「識」對「色」、「受」、「想」、「行」等四蘊有喜貪、愛染、執著、攀緣、抓取,因此凡夫的五蘊身心就叫做「五取蘊」;而還活著的阿羅漢一樣有五蘊身心,然而阿羅漢的「識」對於「色」、「受」、「想」、「行」等四蘊已無喜貪、愛染、執著、抓取,阿羅漢已徹底「離貪斷愛」,因此阿羅漢的五蘊就只是單純清淨的五蘊,又稱六根清淨,卻不能稱之為「五取蘊」。

五、最後,佛陀在本經中也回應了當佛陀、辟支佛、阿羅漢等聖者死後去了哪裡?當「色」、「受」、「想」、「行」等四蘊已消滅,「識」便無所依憑、無所依附、無所附麗;然而,我們不能說聖者消失不見,這是斷滅見,但也不能說他們在哪個特定的處所、或哪個特定的地方、或哪個超自然的異界時空次元、或哪個天堂、或哪個淨土。佛陀在本經中已經說得很清楚,唯有親見緣起法(因緣法),趨向於涅槃、寂滅、清涼、清淨、真實、究竟,才能夠證知甚麼是涅槃。換言之,涅槃不是人死後的境界,人還活著的時候便可以親證、親覺、親知,然而涅槃卻非世間的語言或邏輯所能積極完整描述其梗概,只能消極地說涅槃是「貪」、「瞋」、「癡」都徹底的斷除與止息。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39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4/7農曆三月十五日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50.htm

joe21799   Hidden:   2020/4/7 下午 02:00:14 ()

留言作者/內容〈594〉

印度人的布施傳統

布施、五戒十善、八關齋戒、四禪八定等,都不是佛教的專利,這些早在佛陀成佛以前便已在人間為善男子與善女人所樂於奉行。
這一波襲捲全球的疫情,嚴重衝擊各國的經濟,勢將使得人間的財富發生重組排列,這就應驗了佛陀在《雜阿含經》第九百一十四篇中說的「無常」。
佛陀在該篇經文中說:「導致財富減損的因緣有八種,是哪八種呢?一是被惡政所逼,二是被賊所劫,三是被火所焚,四是被水所漂,五是因堆藏過久而自己消減,六是欠債不還,七是被敵人仇家所破,八是被敗家子所耗盡。最後,再補充一項,那就是無常!就是以上的九種原因使人的財富耗減。」
佛陀又說:「我以宿命神通回憶自過去九十一劫以來,從未發現有任何一個人在佈施給任何一名比丘之後,他的財產會因此耗盡或減損。雖然正逢飢荒的時刻,大部分的人都在挨餓,但仍有不少人家大富、多錢財、多眷屬、多僕從。可知他們何以如此?那是因為他們在過去多生多世以前,就已樂善好施。因為這樣累世的善行,才會在今日飢荒的時刻,依然享此富貴的福利,不受飢荒的影響。」
這一波疫情同樣在印度也釀成飢荒難民潮,印度新德里有上億領日薪的移民農民工人,因為印度政府鎖國而失業,他們只能返鄉回家吃自己,然而返鄉路途千里迢迢,失業工人沒有食物可以充飢。
於是,有一些印度善心的富人在路旁擺攤放食物接濟這些命運乖舛的悲慘工人。
善哉呀~善哉!!我衷心隨喜這樣的善舉,這些布施分送食物的善心印度人並不一定是佛教徒,然而,這些人道善舉卻是一種非常美麗高貴的正面人性,是一種慈悲。
在印度,迄今仍維持著這樣的優良傳統,我雖生在台灣,不但隨喜這樣的善行,也樂於仿效奉行。
有一天,有一位天神來到了祇樹給孤獨園林,他跪在地上,額頭觸地,對佛陀頂禮,然後起身,恭敬地站在一旁。
他雙手合掌,開口問佛:「
何物火不燒,  風亦不能碎,
非水所能爛,  能浮持世間?
誰能與王賊,  勇猛相抗敵,
不為人非人,  之所來侵奪?」
當時,佛陀就以以下的偈語回答了天神的提問:「
福非火所燒,  風亦不能碎,
福非水所爛,  能浮持世間。
福能與王賊,  勇猛相抗敵,
不為人非人,  之所來侵奪。」
願以此世尊的真實語,與大家共勉之。在這一波人類共業所感的「疾疫劫」(瘟疫)與「饑饉劫」(飢荒)中,「福業」、「善業」才是瘟疫最佳的「疫苗」,才是飢荒最安穩的「存糧」。
https://yaoindia.com/archives/749

joe21799   Hidden:   2020/4/2 下午 12:38:43 ()

留言作者/內容〈593〉

《共諍經》

《共諍經》
本經與巴利語聖典《增支部》第2經第38篇的內容完全相同。
「諍」就是爭執、對立、是非、鬥爭,摩訶迦旃延尊者在本經中指出世人的爭執、對立、是非、鬥爭,都是緣生於各自的貪欲心結,因貪欲心結又緣生出的彼此間的利害關係,因此才緣生出彼此間的爭執、對立、是非、鬥爭。
有趣的是,出家人應該出世清靜無為,應該不忮不求,可是放眼望去,古今的出家人彼此間也存在很嚴重的爭執、對立、是非、鬥爭,摩訶迦旃延尊者在本經中指出這是因為都被各自的觀念與見解所緣生的貪欲心結給緊緊綑綁的緣故,他們對自己的信仰與見解都有很深的偏執,各執己見,彼此誰也不服誰,各自都想贏過對方、壓過對方。
摩訶迦旃延尊者的開示,對於喜好戲論爭執的人而言,不啻是一記當頭棒喝。
選譯自《雜阿含經》第546經
喬正一白話譯於西元2020/3/31農曆三月初八布薩八關齋戒日
http://www.charity.idv.tw/1/a149.htm

joe21799   Hidden:   2020/3/31 上午 11:28:25 ()

共有 1096 / 無限制 條留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搜尋:

累積人氣:58488


Tovery留言板提供一般大眾免費申請,這個留言板所有的貼文與內容皆與Tovery無直接或間接關係
若您發現這個留言板的使用者非法使用或濫用Tovery的服務,請至 進行檢舉與申訴
© 2020 Tovery.net.